http://www.mangobest.com

这才是最好的养生方法(深度好文)

  在今天的中国,打着养生旗号的骗术最容易成功,往往骗倒一大片。在图书畅销榜上,也是养生书独占鳌头,经久不衰。我推测许多人的心态可能是,没别的事可关心了,或者关心了也没用,就关心自己的身体吧。可是,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养生上,养生几乎成了人生的全部目的和意义,这么紧张兮兮的一种心态,真的能把生养好吗?

  曾经有人问我的养生之道,我说是抽烟、喝酒、熬夜。这当然是半开玩笑,虽然我说的是事实。我始终认为,人的身体是受心灵支配的,心态好是最好的养生。怎么做到心态好?我的体会是,一定要有自己喜欢做的事,快乐的工作是养生的良药。当然,也不妨有一些键体的运动,但心态要放松。我敢肯定,一个人太在乎自己的身体,这个身体一定会出毛病。

  富豪做慈善事业,这在美国已经成为牢固的传统,而在中国尚处在步履维艰的阶段,究其原因有二。

  美国民间公益事业开创人卡耐基有言:“拥巨资而死者是可耻的。”之所以可耻,是因为上帝给了你机会,让你发财了,但你竟如此不负责任,没有在生前做好用所发之财造福社会的安排。出于这样的责任感,美国富豪们普遍遵循前半生挣钱、后半生花钱的逻辑,并从花钱中获得更高的道德上的满足。相比之下,中国富豪们对于这个性质的满足仍是相当陌生的。

  在法治不健全的环境中,中国企业家必须花费大量精力来和权力部门周旋,做企业尚且心猿意马,能有闲心好好做慈善吗?美国企业家是在一个健全的法治环境里运作的,一门心思做企业就是了,做大了,钱多了,闲心油然而生,要折腾比钱更伟大的事了。高贵是需要闲心的,即一种安宁、从容、自信的心境,而这不但有赖于个人修养,更有赖于社会环境。一个简单的道理是:没有法治社会,就不会有真正的市场经济,而没有市场经济,就不会有真正的慈善事业。

  一个人、一个民族从穷到富还比较容易,从富到贵就很难。所以,我们的路还长着呢。

  幼儿园入园难、入园贵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。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我,现在入幼儿园比上大学难得多,是所有教育阶段中最难的。事实的确如此。据报道,现在的幼儿园分三类。第一类是公办的,有政府财政支持,条件好,但数量大为减少,比如北京只占10%,必须托门路、找关系、拼背景,能进去的基本上是官员子女和条子生。第二类是民办的,收费高,天价园不必说,一般的每月也在二三千元以上,普通家庭不堪其重负。第三类是所谓黑幼儿园,没有合法地位和办园资质,但农民工和贫困家庭的子女除此别无选择。

  幼儿教育是人一生教育的起点,其重要性不必多说。大家讨论的结论也很明确、很一致,就是必须让幼儿园重归公益定位,政府负起责任来,大力开办公立幼儿园和扶植民办幼儿园。当然,这需要钱。谁都知道,政府不差钱,拿一些出来办幼儿教育决非难事,就看想不想了。

  在任何一个文明国家,孩子的教育和福利都是最受重视的。这很自然,你是一个文明人,你在管理国家的时候,一是有人性的,必定会爱孩子,要让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,二是有眼光的,知道孩子身上寄托着国家的未来,要让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。从政府对幼儿教育是否重视,最能看出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。

  在席卷全国的开发热潮中,我们看到两个并存的普遍现象。一方面,大量文物建筑和自然风景遭到毁坏,从此在大地上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高档别墅群等等。另一方面,各地纷纷建造伪古董设施,牵强附会地认领历史人物乃至神话人物的出生地或丧葬地,借此大事经营旅游业。两种行为唱主角的都是地方政府,目的都是钱。在前一场合,文物部门只能发出微弱而往往不被理睬的声音,在后一场合,一些地方文物部门还帮助造假。

  我常常想喊叫:人怎么可以这样明目张胆,一面毁掉历史,一面伪造历史,既亵渎了祖宗,又欺骗了子孙?

  在报上看到好几起这样的案例了:贫困的农村夫妇生下一个患重病的婴儿,为医治花光了钱,乃至借了债,无力继续医治,最后把病儿遗弃,因此遭到了法律的制裁。

  遗弃当然是犯法的。但是,设身处地想一想,这些贫穷的父母还有别的法子吗?即使不遗弃,他们也只能中断治疗,结果孩子仍是死路一条。走投无路之际,他们的想法可能是,政府或好心人会收留孩子,给予治疗,孩子会有一线生路,总比带回家百分之百等死好。

  覆盖城乡的医保体系的建立尚任重道远,在此之前,政府有责任建立过渡性的救助体系,让贫困家庭的重病患儿得到减免费医治。否则,类似的案例还会不断发生,而法律的惩处更凸现了实质上的不公正。

  朗读者:高昂,网名go on,中华文化促进会朗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、全民悦读全国联盟常务副秘书长,山西广播电视台职业播音20余年,专注于纪录片解说。听到他更多声音,公众号:全民悦读太原阅读会,ID:tyreader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